您當前的位置 : 東北網  >  東北網汽車  >  汽車資訊
一汽改革動作頻頻 備受質疑還是回歸正軌?
2018-01-08 11:12:28     作者:     來源:汽車市場網     編輯:田彥飛

  改革,動的不僅是表象,更有撼動『內心』深處的舉措,其中如何取捨,卻是發人深思。1月8日,中國第一汽車集團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『一汽集團』)將舉行紅旗品牌戰略發布會。《中國經營報》記者從一汽集團相關人士處獲悉,一汽集團將發布紅旗品牌未來發展戰略,包括紅旗品牌新產品系列以及未來產品造型理念等內容。此舉也成為一汽集團的開年大戲,點燃2018年改革之路的第一把烈火。

  2017年最後一個月,一汽集團動作頻頻。12月29日,一汽轎車股份有限公司(000800.SZ,以下簡稱『一汽轎車』)旗下奔騰品牌純電動汽車奔騰B30EV成為摩拜共享汽車首批用車,這意味著一汽集團在從不同維度切入共享汽車大部隊。此前兩天,在奔騰事業部的經銷商年會上宣布森雅R7被劃歸至轎車奔騰事業部旗下,不再屬於吉林一汽。種種動作意味著一汽集團董事長徐留平的改革正在逐步推進。

  不過,對於2017年12月28日改革剛滿百天的一汽集團來講,新聞不僅是『大動作』,也有議論之聲。改革百天後,一汽集團收獲更多的是質疑聲還是逐漸回歸正軌的希望?

  鐵腕改革兩面性

  2017年8月2日,一紙調令,徐留平走馬上任一汽集團新任董事長;9月18日,徐留平正式在一汽集團展開『改革戰』。至2017年12月28日,一汽集團改革正好滿一百天。業內既飽含贊揚,同時也存有爭議。

  縱觀一汽集團百日改革進展,徐留平進行一汽集團旗下品牌梳理、機構和人事變動,重拳出擊下,一汽集團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績。

  2017年12月25日,一汽集團與外交部簽署『紅旗車全球采購戰略協議』,外交部將在未來優先考慮以紅旗轎車作為駐外使節用車。12月21日,一汽集團發布通知稱將進行公司制改革,中文名將由『中國第一汽車集團公司』更改為『中國第一汽車集團有限公司』。12月1日,一汽集團與重慶長安汽車股份有限公司(000625.SZ,以下簡稱『長安汽車』)、東風汽車集團有限公司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。

  徐留平在一汽集團推進改革的成績不止於此,紅旗品牌的完全獨立,並提出『復興紅旗品牌,打造中國第一豪車品牌』的目標,以及一汽轎車呈現盈利態勢,因此業內人士對於徐留平重振『共和國長子』的輝煌,以及在三年之後實現一汽集團整體上市也有了期冀。

  『徐留平的改革力度很大,對一汽集團也起到了提振業績的作用。』汽車行業知名評論員鍾師表示。不過徐留平鐵腕式的改革同樣爭議不斷,特別是在過去的一個月裡。

  履新一個多月後,徐留平提出『白加黑、7-11』的工作號召,讓全員加班成為一汽集團的常態。徐留平提出『全體起立、競爭上崗』,人事變動巨大,業內對此質疑,如此大幅度調崗是否會造成人纔的流失,能否在具體執行環節中體現出來實質意義?

  一汽集團離職員工表示,『在改革過程中離職的人不在少數,改革呈現出大躍進的浮誇風,而所謂的競爭上崗是所有高級經理不動,只是換換管轄(區域)。』

  就在一汽集團發布改名公告當天,一汽轎車官網披露的信息顯示,四位董事長皆已離職。

  至此,徐留平改革剛過百日,已呈現兩面性的局面。『不可否認,徐留平的改革讓一汽集團重現回歸正軌的希望;但如此高壓的改革很有可能產生負面效果,如果權衡不好,很可能物極必反。』一位證券分析師如是說道。

  自主品牌排頭兵

  徐留平走馬上任之後,便開始馬不停歇大刀闊斧改革:解散一汽技術中心,全面動刀組織架構和人員編制。其激進程度惹人側目。中融創投基金管理(北京)有限公司董事長曹鶴表示:『對於一汽集團這樣老牌國企,它需要一些相對激進的人士來帶動一汽集團的激情。』

  徐留平最先從紅旗品牌『動手』。作為根正苗紅的紅旗品牌近年來幾乎已經成為一汽轎車『雞肋』,完全脫離一汽轎車後被徐留平定位為中國第一的豪車品牌,並成立紅旗品牌事業部。

  『紅旗品牌是一塊難啃的骨頭,但又是一汽集團改革的關鍵,不過從當下紅旗品牌的銷量以及所佔市場份額來講,想要扭轉紅旗品牌尷尬的局面並非易事。』曹鶴坦言。

  徐留平將一汽集團旗下品牌劃分為紅旗、奔騰和解放三個品牌事業部,對於紅旗品牌,徐留平規劃是到2020年有8條產品線。紅旗品牌單飛後的首款量產車型H5推延至3~4月上市銷售,將成為徐留平改革成效的第一個實物,也將是紅旗品牌市場接受度的測試品。

  徐留平接下來的改革重點瞄准了自主業務層面。

  一汽轎車公關室透露,『一汽集團旗下三大自主板塊一汽奔騰、吉林一汽和天津一汽夏利汽車股份有限公司(000927.SZ,以下簡稱「一汽夏利」)進行業務整合,三家自主渠道將融合為一,歸於「大奔騰」品牌旗下,奔騰事業部的經銷商數量或將增加至超過700家。今年將推出三款新車,兩款全新智能網聯戰略車型和首款跨界旅行車。』

  這三家自主板塊中,剝離紅旗品牌的一汽轎車輕裝上陣,今年的發展重點將瞄准奔騰品牌,吉林一汽旗下森雅R7歸於一汽轎車奔騰事業部旗下。而一汽夏利的情況最不盡如人意。

  2017年11月,一汽夏利發布轉讓股權公開征集受讓方的公告,截至公告期限,無人接盤。曹鶴表示:『雖然一汽集團有意籌謀出售資產,但基於一汽夏利的經營狀況,事情並不容易解決。不過一汽集團還會想其他方式來解決一汽夏利問題。』從產品來看,一汽夏利將目光投向新能源汽車產品上,目前已經有一款產品進入第302批《道路機動車輛生產企業及產品公告》。

  徐留平對於一汽集團自主板塊的規劃有條不紊,但縱觀2017年自主品牌的發展,浙江吉利控股集團有限公司(00175.HK,以下簡稱『吉利汽車』)、長安汽車和長城汽車股份有限公司(601622.SH;02333.HK,以下簡稱『長城汽車』)位居自主品牌第一陣營,而一汽集團旗下的自主品牌產品表現卻並不盡如人意。

  『一汽集團自主品牌產品最根本的問題在於缺少產品競爭力,除了整合業務和渠道之外,一汽集團應該著重提昇產品品牌力和競爭力。』鍾師表示。

  一汽集團的改革之路道阻且長,想要重回快速增長道路、重整山河也並非一朝一夕的事情。正如曹鶴所言,好在留給徐留平的時間還算充裕,可以讓他大展拳腳

QQ:42538202 聯系電話:0451-871168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