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 :東北網汽車 > 汽車資訊 > 播報 正文
新能源汽車產業政策趨變:行業准入變革提上日程
2016-05-16 10:49:46     作者:     來源: 經濟觀察報     編輯: 強銳

 據不完全統計,我國自2009年啟動“十城千輛”示范工程以來,截止2015年底,新能源汽車產銷總量已經超過35萬輛,從政府到企業,對新能源汽 車的認識不斷深入。尤其是2014年,國家層面密集出臺大量扶持政策,被業界稱為新能源汽車元年。隨著我國新能源汽車產業的發展,相關產業政策也需隨之變 化。

  一、汽車行業准入政策面臨改革

  我國目前的汽車產業屬於典型的事前監管。美歐等汽車發達國家普遍采用事後監管機制,也就是行業的進入大門是開放的,但是進入之後,要接受嚴格的 管制。政府對企業可以長時間不監管,但是因為有監管法規,企業必須確保自律纔能生存下去。大眾“柴油門”事件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。因為違反了監管法規,企 業將會面臨嚴重的懲罰。在我國的制造業當中,汽車作為少數仍然保留著嚴格准入的領域,行業准入政策的變革已經提上議事日程。

新能源汽車產業政策趨變:行業准入變革提上日程

 

網絡配圖

  1.准入突破是產業發展的內在需求

  基於計劃經濟時代的事前監管符合當時歷史條件的選擇。經過30多年改革開放,隨著制度完善和技術進步,建立事中事後監管的條件已經成熟,傳統的 准入門檻管理制度也不適合時代的進步,反而會遏制創新。汽車行業准入的變革也是與國際接軌的需要。因此如何改進和加強監管就成為了當前急需考慮的問題。

  2.准入突破的切入點在新能源汽車

  馬上開放汽車行業准入,以新能源汽車作為突破口就是最有條件實現的。因為新能源汽車是汽車產業的增量部分,它的准入開放對原有格局衝擊不大,易 於被產業所接受。當前新能源汽車的市場佔有率非常低,還不到1個百分點,政府無法掌握足夠的車輛數據和運行數據,導致其無力監管。而隨著市場成熟度的加 強,新能源汽車產銷量市場佔有率逐步增加,新能源汽車的大數據積累到一定量,政府在這些數據的基礎上能夠做到有效監管,准入放開的條件就具備了。

  3.汽車行業進入與退出應是常態

  當汽車行業的准入開放成為一個常態時,企業的進入和退出就比較順暢和容易。當前汽車行業准入呼聲最高的是跨界企業,如與IT技術相關的企業。這 種企業將他們的創新基因與技術結合之後,將使汽車產業產生巨大的變革。當汽車產業引入新的進入者之後,將會大大加快汽車產業的IT化,類似摩爾定律描述的 那樣,也許一年半就會有一次大的變革。一些企業進入、一些企業退出,結構調整明顯會加快,汽車企業有生有死將成為常態。

  二、改進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

  1.產業支持政策由財政補貼轉向普惠

  大規模的補貼已經不具備可持續性了,財政對產業的直接補貼所帶來的漏洞和不公平性,對產業的破壞性,可能是巨大的。因此下一步,新能源汽車產業 支持政策需要從財政補貼型轉向普惠型。所謂普惠型就是產業一視同仁,以稅收政策為主,替代現有的財政補貼。當新能源汽車產業的導入期結束的時候,就需實行 由直接的財政補貼轉向普惠型的稅收優惠。

  2.積分交易機制可彌補財政補貼退坡帶來的激勵減弱

  僅僅依靠普惠型支持政策還不夠,還需要一些機制給予支持。比如積分交易制度。這個政策的核心在於,對新能源汽車的補貼來自燃油車。這個政策在美國加州叫做零排放政策,1個積分大約是5000美元左右,積分可以交易。比如特斯拉的積分有40%交易給豐田。這種交易機制目前看來是比較公平的,純電動汽車因為零排放獲得支持,而燃油車因為排放需要買單。區別在於積分交易是市場機制,是市場主導;而財政補貼是財政方式,是政府主導。這種車與車之間交叉補貼的方式比財政補貼更透明和公平。

  三、充電基礎設施發展要與電力改革相結合

  基礎設施領域盡快形成可持續的商業模式,是支持現代新能源汽車產業化的最重要的一個方面。而基礎設施領域的商業模式創新需要與現行的電網改革結 合起來。2015年6月份公布的電力體制改革方案,其核心就是售電主體的多元化,可以產生更多新的基礎設施運營商,使得基礎設施商業模式可持續性得到實 現。

  在電動汽車發展初期,成立四部委推進機制時並沒有將電網和交通部門考慮進去。下一步需要改變當前四部委機制,將電網、交通、建設部門也加進來。 以美國為例,美國沒有產業管理部門,美國的車輛都是交通部來管理,因為同屬一個部門,所以車輛的管理和使用是協同的。而目前我國這種多部委協調機制也存在 一些問題,比如部門之間的利益問題。新能源汽車的發展應當從使用的角度出發,從消費者的角度來考慮這個問題,這樣反而容易做到管理和應用。

  四、發展新能源汽車的戰略與定位調整

  1.發展新能源汽車的戰略目標是改善環境和調整能源結構

  新能源汽車發展的最主要目標就是改善環境。從這個角度出發,其實政府可以采取多種技術路線來實現環境的改善,並不需要聚焦在具體技術和路徑上。通過改善環境的措施,來推動能源結構調整。這些外部性的目標應當是我國發展新能源汽車的戰略考量,而不是單純的產業目標。

  2.新能源汽車是汽車產業跨界創新的突破口

  汽車產業屬於技術密集、資本密集的大集成產業。但傳統的汽車產業受制於已有的技術壁壘、技術沈淀和成本沈淀,轉型非常困難。作為新生事物的新能 源汽車容易與新思維、新技術結合,比如與IT技術融合,作為其載體,實現新能源汽車的電動化和智能化。因此新能源汽車屬於跨產業、跨學科、跨領域的產業。 燃油車體系與新能源汽車體系是兩種不同的思維和技術語言,這兩種體系的碰撞勢必會造成汽車產業的分裂。這種分裂又是汽車產業創新的突破口。

  五、破除地方保護

  從新能源汽車推廣的實踐來看,盡管有許多企業收益於當地政府的支持或者說是政策傾斜,但是在其他地區的發展會受到類似的地方保護的阻礙。地方保 護非常不利於大企業的成長。要成長出具有全球競爭力的新能源汽車企業,必然要求打破地方保護。要更加重視對地方外部性指標的考核,如強化環保指標、考核其 大氣質量改善,這樣地方政府也有動力推廣新能源汽車,而不單純是為了完成產業任務。

  六、加快新能源汽車商業模式創新

  電動汽車要進入到市場驅動階段,商業的創新是關鍵,而商業模式的創新,從政策角度來講應該有一種包容性。整車企業應當積極參與到商業模式的創新中去。

  基礎設施商業模式創新方面,新的模式則要求對車和電都有深度的理解。新能源汽車是跨技術、跨行業、跨學科產品,在商業模式創新的過程中,參與的主體已經 多元化了,有能源企業、汽車企業、充電設施企業,還有通信企業和一些跨國資本等。這麼多主體的參與,其所推動的商業模式變革也就有了IT色彩,即短周期內 的昇級換代,否則就會被淘汰掉。

  隨著基礎設施、汽車制造、汽車銷售和信息技術、互聯網的深度融合,整個新能源汽車領域的商業模式創新越來越依賴技術的變革,而這種變革超出了制 造業的思維、超出了制造業對創新速度的判斷。所以技術決定了商業模式創新的步伐,技術變革是商業模式創新的前提。而這種技術除了汽車技術外,更多的是來自 於外部的具有顛覆性的通信技術、跨界的技術等。汽車企業還要充分理解技術與商業模式二者之間的邏輯關系,只有看透這些邏輯關系,纔能使商業模式具有可持續性。

QQ:42538202 聯系電話:0451-87116812